只要花你一分鐘馬上為你免費諮詢:http://goo.gl/ES94xY

1.png

2.png  

女兒甫離開母體就開眼顧盼四周,我不禁自作多情覺得她英姿颯爽──雖然不過小小的軟綿綿的攥緊拳頭的,也算是俠女一枚了。

巴布狄倫剛剛獲獎那天,我寫了一篇快稿,題目起作《一個詩人,沒有同類》,結果發表的時候被編輯改掉了──但是狄倫一直給我的印象,確實很像那個「一個人,沒有同類」的聶隱娘。無論在音樂界還是在詩歌界,要找一個像巴布狄倫的人很難,他的特立獨行,不但在處世也在立言上,他的詩篇,寫滿了「No」,這是一個無時無刻不在懷疑、拒絕、否定的詩人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侯孝賢導演電影裡那個聶隱娘,就是這麼一個臉上大寫著「不」的女子。當時看《刺客聶隱娘》,時時想起李商隱的詩「斷無消息石榴紅」──最初只是因為美術指導刻意安排的晚唐風物,那種黯然的濃郁,出現在瓜果、燭火與布幔中,風長過而難解其鬱。但漸漸走進──也是走不進的聶隱娘的內心,方明白「斷無消息」是何其難過,聶隱娘的孤絕和暗燒,恰是因為其修道十年方知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、不得任何看顧而來的自殘。因此隱娘只能從刺客蛻變成為俠客,否則她只能封閉至死,而俠客,是向外開拓的。

俠女與狄倫,一個是我愛慕的角色,一個是我青年時代的嚮導。但上星期我似乎同時遇見了兩者,一是小女兒降生世上,第二天就是多年熱愛的巴布狄倫獲得諾貝爾文學獎,知我者都給我雙重恭喜。女兒甫離開母體就開眼顧盼四周,我不禁自作多情覺得她英姿颯爽──雖然不過小小的軟綿綿的攥緊拳頭的,也算是俠女一枚了。

那天我在香港仁安醫院的待產室,一邊和妻靜靜等待,一邊寫了一首詩《致二十一世紀少女》,其中寫道:「一萬股壓力,我只願你輕輕降落/和那些蒼老的石頭青春的石頭/狂暴的石頭羞澀的石頭/一起在星球這個早晨凝露/我們是昨夜之怒/如河畔的帳篷一樣熠熠甦醒過來」。第二天巴布狄倫獲獎,重看這幾句,心想這不是Like A Rolling Stone的變奏嗎?滾動的石頭不但不生苔,還要在晨光中帶露,湛然生輝。

我們所有對下一代的期待其實都是對自我的期待。我要是在聶隱娘的故事裡,斷然不會做俠女的父親的,怎麼也要是另一個俠者,要當她潛行的旅伴,像這首詩結尾所寫: 「高山思念羚羊的跳躍/不為什麼,只因為心跳洶湧波濤/是我們行路人獨有的幸福/來讓我們一起學習/疆界的移動消泯/學習一株喜極而泣的蘋果樹」。

我給女兒起名為湛衣,原來的想法是:哥哥名叫湛初,初者,裁剪衣服的第一刀也,那麼到這個女兒便是春服既成的意思。現在我想,這衣,還有「豈曰無衣,與子同袍……與子同衣,與子同仇。」的意思。在我以前的詩裡也預示過這種期盼:「我女兒靜懸在離子交馳中/尚餘一指距離便能救我出/鳥鳴的福音地獄/我凝視這件我蛻下的故衣漸漸鮮豔回來/一匹白馬待渡,我女兒伸手攬轡/不管我是那馬還是滾滾遠逝的河水」那始終是一同上路的決意了。

(中國時報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出國遊學保險的部落格

safa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